*cp乱磕,洁癖远离*
评论区一般出没阿巴阿巴人
请教我画画

【そらまふ】关于某个第二季第一期节目没被播出的片段

*完全为个人妄想产物

*ooc

*感觉大家都在写七喜三嫌,太太们不考虑一下前面soso那个“爱”吗?!

*所以只好自己写了。





“那就‘爱’吧。”

まふまふ猛地把目光抖开到一边,脑海里还回旋着这几个字,来不及反复咀嚼,就感觉到口罩下的脸颊逐渐发烫。

そらるさん刚才是说了……爱,吗?

他一瞬间有点晕眩,大脑因为突如其来的冲击而一片空白,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像是突然被喜欢的人告白的惊吓……

等下,这不算告白吧?大概?

まふまふ勉强定了定神,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回到节目上来。不能停顿,要立刻说点什么,不然节目现场会尴尬的。总而言之先开口……

他有些僵硬地张开嘴,趁着众人附和着そらる的声音还没有完全落下,想要赶紧接上话题。

“不是,那个……”

虽然他并没有想到接下来该说什么,可能会暴露他此刻混乱的思绪,但是这一点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他在众人面前完美地破音了。

“……”低头用手背挡住眼睛的耳根逐渐变红的まふまふ满脑子都是“完了”。

这节目没法结尾了。

“也是啊,毕竟atr的两位真的是关系很好,是密切合作的搭档呢。”坂田迅速出来打圆场,“也是令很多人羡慕的存在呢。”

“是啊是啊。”一旁的うらた等人从善如流地接着附和,天月还略有担心地看了看まふまふ,想用眼神暗示他“快接着说啊”,不过那一位似乎并没有注意到。

“……”天月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忍住了想要捂脸的冲动,开始思考要不要等会去找staff确认一下这段绝对要被完全剪辑掉。

luz带着一如既往的呆呆的眼神:“那我也要改成……”

……然后被天月按了回去。

天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就是觉得应该把他按回去。

一旁的そらる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现场气氛的变化,一如既往地带着好像没睡醒的表情,抱着鱼糕枕头乖巧地坐在边上,略微眯起眼睛。看起来就像毫不知情地置身事外了——只是,若没有他此刻脸上的口罩,一定会被别人发觉脸上的笑意。

そらる捏了捏手中抱枕的一角,饶有兴致地望向那个在他看来明显已经不知所措的白毛生物。

稍微冷静了片刻,まふまふ终于从大脑一片糊的状态恢复了一点过来,一边小声说着“不好意思”一边抬起拿笔的手。说真的,在当初企划这个活动的时候他就在心里暗想过,そらるさん会怎样说自己。尽管知道结局不会得到什么特别的答案,但稍微不注意管控自己的思维,他就无意识地开始期盼,猜测那人可能的回答。

而结果竟然是……

まふまふ把笔往白板上伸了一下,却发现自己没法写出那个字。

太过于羞耻了……まふまふ感觉自己刚刚冷静下来的头脑似乎又要点起火来。刚才在写luz对自己的“尊敬”的时候,他握笔的手就有点想往回缩,这种和平时的自夸不一样——被写成关系图摆在白板上,多少有几分仪式感,对于只期望当作玩笑话一样在平日的打闹中糊弄过去的まふまふ来说,这样的写法还是过于郑重了。他可以借着“相方”(ai kata)的发音暗藏自己的心思,却难以招架そらる一时如此直接的说法。

郑重得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不行,必须想办法换一个……まふまふ飞快地用余光掠过そらる,思考记忆中能被借用的片段。

“啊对了。”まふまふ眼睛一亮,“说起来,之前そらるさん单独和我出去喝酒的时候有和我说个事,虽然本人可能已经不记得了……”

“?!别”そらる突然从睡梦状态中惊醒过来,大概猜到了まふまふ说的是哪一天。那天的记忆确实已经在酒精的熏染下有些模糊了,但他隐隐约约还记得一点,好像那个时候,自己说了……

“‘我虽然是有七成喜欢你的,但是有三成是不喜欢的’。”まふまふ无比欢快地用そ声线说完,得到了众人的一致好评:“那就写7喜3嫌吧!”

对了!就是这个。まふまふ暗中松了口气,略微放松了神经,想要把目前这个欢乐祥和的气氛延续下去,于是继续:“是一边抱着我一边说的哦!”

そらる现在很惊慌,就像先前的まふまふ一样惊慌。

そらる整个人在座位上大幅度来回摇晃,他没在害羞,真的,他只是坐太久了想伸展一下腰部。

そらる无法辩解,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说:“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之后天月悄悄的要到了剪辑完还没播放的节目视频,一脸头疼的表情看完才放下心。

luz还有点疑惑:“为什么不让我说啊?”

天月:“……”

因为不方便剪辑。

评论(2)
热度(10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水分子etr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