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乱磕,洁癖远离*
评论区一般出没阿巴阿巴人
请教我画画

【そらまふそら】原石光泽

迷之青春伤痛文学

高中同级生设定,无差

ooc是恒定存在的,勿代三


另,愿以此拙作献给我喜爱的太太们







    “你们有看到まふまふ吗?”


    教室的门被猛地推开时,うらた正在将值日生的工作收尾,而坂田早就整理好书包,挂在一边肩膀上。他们两人看着门口喘气不及的そらる,困惑地对视一眼,坂田开口道:

    “没有啊。他好像很早就走了⋯⋯居然没和そらるさん说吗?我以为你们一直是一起回家的。”


    うらた结束了手中的工作,也走上前来:“是啊,我记得下课铃一打他就出去了,我叫了他都没应。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然而两人目光注视下的そらる只是摇头。“没有吧,不过⋯⋯也可能只是我想多了。”他盯着洒落在空旷教室里的霞光,愣神了一刻。“先回去吧,明天我再来找他好了。”

    うらた和坂田有些不解,但既然身为与まふまふ关系最近的そらるさん都已经这样说了,也就不再追究。


    几天夏季的暴雨过后,难得晴朗的天空分外澄清,燥热也在将近傍晚时分逐渐褪去。跳着踩过未干透的积水,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坂田忽而冒出一句:“まふまふ的那个投稿竞赛,是不是期限快要到了啊?”

    うらた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日期:“好像是的,那个青少年编曲的比赛吧?”


    那是一个新举办的竞赛,才进行过两次,名声已经在中学生之间广泛传开。虽然举办方对参赛者的水平要求并不太高,这样新奇的赛事中依然涌现出许多优秀的编曲人,让听众纷纷感慨“他们这个年龄都已经这么厉害了,而这时候的我还什么都不会”。


    “之前问まふまふ进度的时候,他还一脸苦笑的表情,会不会是有点忙不过来?”


    “まふ很厉害的,肯定没问题吧。”






    当天边的最后一丝晚霞消失,桌前的人依旧没有起身开灯的意思,书包被随意地扔在房间门口,连同未合拢的房门被抛在一边。电脑屏幕灰白色荧光闪烁,交叠的音轨图像将声音转变为耳膜振动。

    流畅的音乐从耳机的缝隙漏出,まふまふ却拧起眉,狠狠锤了两下额头。也许是期限将近让他的心情变得格外焦躁,又或许只是中午被天台的太阳晒得过了,不知为什么写出的谱子总是不如人意。


    没关系,只是一时的状态不好。他默念着,想要压过内心的那份怀疑。


    身边的同学有听过自己曾经编写的小曲,大都惊讶夸赞自己天赋。有个平时说话略夸张的同学,甚至在听了一段之后大呼他成为未来的编曲大赛冠军之后,可别忘了他们。まふまふ记得那时候自己是笑了的,有些害羞地推拒了那份过誉。

    现在想起,却笑不出来。


    自己真的有值得那样称赞的能力吗?


    沉默的时间过久,窗外的天空已经褪变为深蓝,那种颜色令他想起自己的友人。

    对了,今天走得太匆忙,忘记和そらるさん说一声了。希望他不要担心才是⋯⋯明天找个借口去和他解释吧。


   まふまふ把头埋进手臂,满怀沉重进入梦中。





    “そらる⋯⋯さん?”

    “嗯。其实没必要带敬语的。”


    熟悉的狭小房间,是自己当初学吉他的地方。当时就是在这里认识そらるさん的。

    “没想到重点班的学霸也会来学音乐?”

    不放过老师离开的间隙休息,二人小声地聊起天来。

    “学霸还算不上啦⋯⋯我是特别喜欢音乐才来学吉他的。”

    “诶——听起来很不错啊。以后去组乐队什么的吗?我倒是纯粹被家里建议,也无所谓就来学了。”

    まふまふ感觉到自己抬头笑了一下,难得径直对上面前那人的双眼。

    “乐队当然会组建的。以后我还要自己写曲子,让它们被很多很多人听到,给我很多很多点赞。音乐是可以传达情感的对吧?我还要写一切美好的,不美好的,让更多的人听到这个世界上的这么多情感;让他们知道,我们都怀着同样的心情。”所以欢乐可以被传递,痛苦可以被分担。


    室内的日光灯晃了一下他的眼睛,まふまふ忽然停顿,察觉到自己一不小心说得过多。看到他窘迫神情的そらる却噗嗤笑了。


    “⋯⋯对不起一下子太兴奋了⋯⋯”自己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极其微小,在只有两个人的狭小房间里却依然清晰。


    “道歉干什么啊。”そらる拍上他的肩膀,“我很喜欢你的这个想法哦。”

    “⋯⋯是吗?”

    そらる点头。“那样的未来,听起来是闪闪发光的。”

    “闪闪发光,就像⋯⋯日光灯?”

    “日光灯wwww”

    ⋯⋯


    まふまふ记得那一次,他难得和刚认识的人聊得很开心,东拉西扯了不少对未来的想象,直到老师回来骂骂咧咧地唠叨他们没好好练习。


    在床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大概是晚回家的父母把自己抱到床上的吧——这么想着,稍稍舒心,一翻身继续进入睡眠。






    几天后。


    天台的阳光很刺眼。そらる眯着眼左右张望,才在一个遮阴的小角落看到自己要找的人。

   “怎么不待在教室里?”扔过去的冰矿泉水被对方手忙脚乱地接住,抬头露出的笑容也没能平复他内心的不满。

    放下手中的作业,まふまふ给自己灌了一口冰水:“教室里开空调温度太舒服了,我可能会睡着的。”

    “那为什么不午睡?”

    “我得把作业写完,不然回去没时间写曲子啦。”


    一问一答无比流畅,就像事先编排过。望着面前这个前几天还给自己听过作品内容,安慰自己说很快就能完成了的人,そらる有些好笑。掩盖住内心的诧异,他刻意让语气带上随意的语调:“以まふまふ的速度,应该写得差不多了吧。回去能发给我欣赏一下吗?”


    沉默。


    “如果不想也没关系的哦。”虽然看出了一点什么,そらる还是没忍得下心继续逼问,想转移一下话题,“对了,听说上一次比赛的冠军这次也打算参加呢。音乐社团的人都开始打赌那个人能不能保持连冠了。网上比赛公开作品真好啊,这下又有好多歌可以听了⋯⋯”


    半晌,まふまふ的嘴边漏出这么一句话。“⋯⋯那你们去听他们的歌不就好了。”

    “嗯?”

    “曲子写得比我好得多的人有那么多,你们都去听他们的不就好了吗?听他们的歌,不比听我这种能力的人写出来的东西更开心吗?”

    そらる内心一阵不妙。“不是⋯⋯”

    “我努力地写过了啊,认真修改了很久,效果却离我想要的越来越远了⋯⋯为什么我写出来的会是那样的东西?那种没有灵魂的空壳?”

    “虽然你们都总是夸我,但我知道我根本没有那么厉害。”说这话的まふまふ只是低着头,并不看身边人的脸。

    “也许那些创作的想法什么的,都只是梦境吧。在这个世界上的,如此弱小的我,怎么敢说自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呢?”

    “就连想要创作出参加竞赛的曲子,都做不好。”

    

    まふまふ始终低着头,听到燥热的蝉鸣。自己本应该放平心态继续好好完成任务,却又连累破坏了そらるさん的心情。


    我这种价值缺失的人,满身都是毛病,打着补丁的玩偶。

    有什么值得关心的呢。


    不去思考被删掉不知多少遍的音轨和文件,也不去想身旁那人的面容,他抓起书本和笔从楼梯间飞奔而下。

    そらる向前追了两步,完全暴露在正午过于灼人的阳光下。


    太阳好刺眼。他想。






    不愧是夏日的天气,转眼就变。再一次接近放学,天空竟阴沉起来,酝酿着雨幕。铃声响后散开成三三两两的同学里,まふまふ表情呆滞地把最后一本课本塞进书包。


    自己真的那样说了⋯⋯还真是过分。そらるさん明明不是故意提到那些的。现在好了吧——等会准备怎么接受そらるさん的不满?

    

    还不如先跑掉。想到这里,まふまふ闷头冲出教学楼,可惜不久就被黑云赶上,细密的雨丝瞬间铺满天地。


    ⋯⋯没伞。他并未放慢脚步,只是把书包抱紧希望书包不被淋透。然而迎面出现的熟悉气息让他喉咙一噎,差点平地摔倒。


    “⋯⋯就知道你会跑。”そらる叹气,拿手擦了一把那人头上的雨水。幸好他在放学铃响前就悄悄往。


    “⋯⋯”本想道谢,话到嘴边又别扭变调。“そらるさん为什么要管我。”


    “因为我喜⋯⋯不是,”そらる的表情一时扭成一种奇怪的样子,“再怎么样也用不着在雨里淋吧。”他抬起手指向不远处的建筑屋檐,“去那边先等等?这会雨太大了。”


    まふまふ没说话,权当默认。


    屋檐下雨帘织成铺天盖地的一片,两人静默地靠在水泥铺砂的墙面,旁观世界的白茫。


    许久,还是そらる先开了口。


    “まふまふ你,真的很厉害啊。”

   他按住对方想要抬起表示否认的手臂,不留间隙地接着讲。“从最开始碰到你的时候,我就这么觉得了。”

    “那个时候我不过是抱着‘试试看’的随意态度,接触了音乐。有时练得累了,也会想,是不是空手道之类的更适合我呢?”

    “但是那个时候,まふまふ就已经有了对未来的想法,在脚踏实地地向心中的方向前进了。”


    “まふまふ是被上天赋予光泽的原石。你的天赋,我们都看得到;你的作品闪烁的光芒,我们都赞叹不已。”


    “我没有那么好。”面前的人摇头,声音淹没在雨里。


    他垂下眼看着头越来越低的まふまふ,把那人的手放进自己的掌心。“世界上有很多比你更厉害的人,有很多太阳般耀眼的人,当然。”

    まふまふ惊得抬起头,撞进面前人清晰直白的眼神里。


    “但是,仅仅是你的作品中的光芒,就足以给予我,给予其他人满心的欢喜。”

    “所以不要说自己的坏话了,好吗?”


    耳边仿佛有雷声,连同冲刷的雨水融化于夏日滂沱的背景。






    几年后,许多喜欢听网络歌曲的人都知道,有一个叫atr的网络乐队,里面的两位主唱更是收获了众多关注与喜爱。


    “まふさん写曲也太高产了吧,您多注意健康好嘛!?”

    “そらるさん真的太温柔了,今天的我也是流泪猫猫头…”

    “诶诶,他们又双叒在直播的时候摆奇怪的自拍姿势了,我cp果然szd!”


    そらる对着まふまふ晃了晃手中的论坛界面,语气带着几分无奈:“不用压制一下他们的言论吗?毕竟还是要保密的啊。”

    まふまふ窝在沙发上笑成iroha似的一团,眨眨眼。“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他们又没说错。还有,そらるさん别忘了要交的mix工作啊。”


    “⋯⋯你这原石真是,连着我也一起打磨了啊。”

    “嗯?”

    そらる:“没什么——好困啊我去打个游戏提神——”

    “そらるさん!!!”


    看样子,今天的二位也十分和谐快乐啊。


fin.

评论(3)
热度(45)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水分子etrl | Powered by LOFTER